• <samp id="auywg"><sup id="auywg"></sup></samp>
  • <menu id="auywg"></menu>
    <samp id="auywg"><object id="auywg"></object></samp>
  •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品牌會議 > 海外礦業投資高層論壇 > >詳情

    海外論壇之非洲篇|機遇面前 莫被浮云遮望眼

    發表時間 :2017-12-08 13:44:44 來源:礦業報

      有業內人士建議,在非洲選擇尼日利亞和莫桑比克這兩個國家,協助其建成完整的工業化體系,將其作為中國在非洲的兩個橋頭堡,進而輻射整個非洲,全面提升中國礦產資源的全球經略能力。
      “在非洲一切都有可能發生。”這已經成為中國人在非洲投資礦業開發的歇后語,這在一定程度上也說明了其風險。
      戲劇性的事情在非洲天天上演,在礦業領域同樣是跌宕起伏。
      但與此同時,因為極為富有的自然資源稟賦,非洲又被稱為是上帝眷顧的地方。
      在日前召開的第二屆海外礦業投資高層論壇上,中地海外集團礦業總監連長云和大成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錢學凱分別從不同角度闡述了非洲的兩面。
      ——非洲是世界上礦產資源最富饒的大陸之一。金、金剛石、鉑族金屬、鋁土礦、鈷、鈾等重要礦產資源儲量均居世界首位,還有非常豐富的鉻、錳、釩、鈦、銅、鎳、石油和天然氣等資源。
      ——西芒杜鐵礦是位于西非幾內亞的一個世界級鐵礦,目前已控制和推斷的鐵礦石儲量超過22.5億噸,項目總資源量可能高達50億噸,整體礦石品位介于66%~67%,位居世界前列。該項目最初是在1898年被力拓發現,由于物流和基礎設施建設問題,擱置百年無人動,直到2003年力拓集團才開始研究西芒杜項目,并于2006年取得了西芒杜鐵礦石南北區塊項目的采礦權。但是,2008年力拓在西芒杜北部區塊(1、2區塊)的開采權被幾內亞政府以“未盡其所能開采”為由收回。其后,BSG資源公司花了1.6億美元勘探,并取得了經營權,并于2010年以25億美元價格把51%的股權出售給了淡水河谷公司。但是2014年4月,幾內亞政府宣布,西芒杜北部區塊的開采權是由BSGR賄賂而得,計劃取消此前授予淡水河谷和BSGR的開采權。力拓則于2014年4月30日向美國紐約南區的一個地方法院提起訴訟,起訴淡水河谷涉嫌違反《海外反商業賄賂法》。最終該礦權又回到了力拓的手中。2016年11月,力拓以13億美元的46.6%股權出售給了中鋁。到2017年5月,中鋁占該項目的近80%股權,其余為幾內亞政府持有。
      非洲,一個優劣勢都非常鮮明的地方,嘉賓們在論壇上透徹分析了非洲礦業開發的風險,這對于礦業企業而言更具有現實意義。
      審視投資風險
      在連長云看來,非洲礦業投資風險主要集中在政治沖突、法規不穩定、社區和勞工關系、資源民族主義等方面。
      ——政治沖突?傮w而言,近年來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的沖突水平一直在下降,但是民族地區的邊緣化仍然是區域安全的主要風險來源,特別是在西非和中非一些國家,政治結構性不穩定因素仍然存在,但發生類似“阿拉伯之春”的革命浪潮的風險很低。
      ——法規不穩定。在經歷了近幾年低迷的礦業形勢之后,許多非洲礦業國家逐步認識到,不能光靠礦業支撐國民經濟,必須拓展新的產業領域。2010年以來,許多非洲國家修訂了礦業法規,從目前看今后幾年,雖然多數非洲國家不會大變礦業政策框架,但偶爾也會調整一些法規,這也是礦業公司主要的潛在風險。例如,所謂本地內容條款,指的是礦業法規就某些本地內容做出規定,重點是增加當地就業、采購、培訓、監測等,其他潛在的風險還包括政府換屆和官員調整,一些非洲國家因為強化了管理不善的國有企業的角色,使外國合作伙伴或承包商得不到應收款,不同政府部門之間的權力劃分增加了官僚障礙。
      ——社區和勞工風險。南非的勞工罷工和動蕩將繼續限制礦業發展,并提升了礦業的運營成本;在項目層面上,還存在著因不滿裁員、工資和工作條件等的不穩定因素;因溝通不暢或局部問題處理不當,還有可能引發社區抗議或礦區工地遭遇入侵的潛在風險,特別是在西非這種風險較高。
      ——資源民族主義風險。過去曾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大宗商品價格一反常態,出現長期且大范圍上漲,這就是大宗商品價格超級周期,引發了部分非洲國家調整礦業政策的浪潮,調整后的礦業政策進一步提高了門檻,也改變了投資環境。以剛果(金)為例,從2012年開始其內閣就建議對2002年頒布的礦業法進行修改,修改的主要內容包括:一是將國家的干股從5%增加到30%;二是將銅、鈷和金的資源稅增加3倍,即從2%增加到6%;三是將公司所得稅從30%提高到35%;四是對“超額利潤”征收50%的暴利稅;五是將財政穩定保障從10年減至5年。
      礦業法的修訂直接影響到剛果(金)的投資環境和礦業發展。上述建議尚未落地,剛果(金)的礦業投資環境排名即從2012年的第54位降至2013年的第75位。2015年,剛果(金)的銅產量下降了3%,這也是剛果(金)6年來的首次下降,主要原因是嘉能可停止了其最大的Katanga銅礦山的生產,該礦曾在2013年在剛果(金)上繳稅金達3億美元之多。在此形勢下,2015年2月,政府在修訂礦業法時做出了很大程度讓步,放棄了暴利稅,政府干股不超過10%,資源稅僅提高至3.5%。由此,剛果(金)的礦業投資環境排名從2014年的第67位上升至2015年的第60位。2016年2月,剛果(金)政府宣布放棄修改2002版礦業法的計劃。
      論壇上,大成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錢學凱從法律的視角表示,除了以上風險,還有市場準入、反壟斷審查、進出口管制及結、售匯限制等風險。津巴布韋《競爭法》規定了并購限額,超過的金額需經審查通過后才能實施;南非《競爭法》和《維護和促進競爭法》均限制收購和壟斷行為,以維護和促進市場公平競爭;剛果(金)雖然沒有反壟斷法,但需征得剛果(金)國企部的同意。塞拉利昂擔心“經濟美元化”影響利昂作為法定交易貨幣的地位,其國家央行加強外匯管制,不允許客戶從美元賬戶提取美元現金。埃塞俄比亞匯款不能超過5000美元,進口貨物超過2000美元需要裝運前證明。摩洛哥境外打款每次不得超過2000美元。
      錢學凱認為,干股及本土化風險、社區關系風險、政府信用風險(包括政府違約、征收或國有化及政府的肆意行為)、戰爭風險,這些都是非洲礦業投資特有的風險。例如,剛果(金)國家礦業總公司通過和外國礦業企業合作的形式享有不可稀釋的干股,享有分紅權,外國企業想在剛果(金)取得礦權均需要與剛果(金)國家礦業總公司談判。津巴布韋本土化政策規定,在津投資資產價值50萬美元以上的非本土企業應將不低于51%的股份或股權出售給津巴布韋本地黑人。莫桑比克《采礦協議》明確規定了公司應當與地方政府主管機關簽訂一份理解備忘錄,獲得采礦特許權后,投入相應資金用于開發協議下的社區項目。2011年,我國在利比亞投資的50多個大型項目因利比亞戰爭而無法履行,損失至少100億美元。近年來,我國企業在海外投資遭受政府信用風險的案例也比比皆是。
      七因素考量投資機遇
      連長云表示,礦產勘查和開發是高風險、高回報,在非洲投資礦業仍有機遇,這主要基于以下七個方面因素考量。
      一是勘探程度很低,但資源潛力巨大。據統計,非洲的勘探投入僅為每平方千米5美元,而加拿大、澳大利亞和一些拉美國家的勘探投入為每平方千米65美元。由于投入不足導致非洲發現的資源數量仍然較少。以金為例,非洲(不包括南非)已知的單位面積內發現的金資源量為每平方千米5盎司,而北美洲和澳大利亞則為每平方千米30盎司。雖然非洲很多重要成礦區帶內的優質區塊被西方公司占有,但仍然有許多發現大型礦床的機會。
      二是礦業開發工業化程度低,選冶技術和裝備落后。非洲許多大型礦山主要是生產并出口原礦或精礦粉,由于缺少下游選冶支撐,礦產品附加值不高,因此許多資源豐富的非洲國家都致力于提升礦業項目附加值,推進工業化進程。而且,提升礦業開發工業化水平已成為非洲資源型國家的普遍共識,且在政策上不斷明晰強化,這為中國選冶技術裝備企業“走出去”及開展產能合作提供了機會。
      三是很多非洲國家對礦業依賴度高。54個非洲國家就有24個用較少的資源產品換取了75%以上的外匯收入,不利的因素是是產業單一,經濟發展水平上不去,應對外部沖擊的能力弱,但同時也有積極影響,有利于政府出臺積極的礦業政策法規。
      四是非洲礦業開發成本相對較低,吸引了全球大型礦業公司投資。由于發達國家的采礦成本越來越高,迫使許多大型礦業公司在非洲尋求投資機會。例如,全球最大的礦業公司BHP,前幾年因為高成本取消了約400億美元的澳大利亞項目投資。相比之下,非洲的低成本已經吸引了包括BHP、Rio Tinto、Anglo American和Xtrata等全球大型礦業公司的投資。在非洲的初級勘探公司就更多了,目前僅澳大利亞在30多個非洲國家就有200多家公司,運營著600多個礦業項目。近年來,中國礦業企業在非投資也不斷取得了新進展,尤其在優選國別、礦種、投資方式和項目介入階段等方面,仍有后發優勢和機會。
      五是礦業國際合作助推經濟社會發展。目前,非洲開發銀行積極參與并支持當地礦業發展,充分發揮采礦業實現經濟增長和貧困減緩催化劑的積極作用,并加快了進程。在礦業政策、基礎信息、投資機會和標準規范等領域,中國有關政府部門、地調機構、金融和投資企業、行業協會與非洲國家、非盟和非洲開發銀行之間還有很大的合作空間,多層次、寬領域的廣泛合作必將推進中國企業對非礦業投資更加穩健、更加安全。
      六是與南非、澳大利亞和加拿大礦業公司開展合作。加拿大礦業公司更容易獲得風險資本,特別是為新勘探項目融資。南非礦業公司對非洲成礦地質條件有深入認識,并具有強大的資金和技術專長。澳大利亞礦業公司具有在砂礫或紅土覆蓋層下發現金礦的豐富經驗,在非洲大有用武之地。中國礦業企業與這些來自不同國家,具有不同專長、能力和經驗的礦業公司合作,在非洲大陸碰撞、競爭、融合、發展,必將提升其國際競爭力,同時推動非洲礦業深入發展。
      七是“一帶一路”倡議為對非礦業投資提供了新機遇。非洲國家高度重視“一帶一路”倡議,并積極參與,基礎設施建設有力促進了礦業開發,反過來礦業開發又帶動了基礎設施建設,二者的良性互動將創造非洲未來10年最有吸引力的投資機會。
      專家建議防控風險
      連長云建議,礦業投資在進入市場時就進行政治穩定性風險評估,之后進行監控。在社區建設方面,礦業公司應將自己視為本地安全環境的積極參與者,確保團隊在社區和勞工等問題上進行有效溝通與合作,社區預期管理和參與是解決局部風險的關鍵。
      他認為,南非之外的非洲其他地方,罷工和勞工抗議活動并不常見,所以礦業受此影響也較小。雖然有時一些非洲國家的政變令人擔憂,但風險往往是可控的。腐敗經常被稱為非洲發展的主要制約因素,但有時又被擴大化了。在剛果(金)這樣礦產資源豐富的國家,相比其他很多行業,礦業作為傳統的投資領域,其實腐敗并不厲害,因此這被有遠見的礦業投資者看作只是一個投資風險而已。
      為此,錢學凱建議,防控風險,提高意識,加強風險甄別,防患于未然,采取切實可行的措施控制風險。具體做法包括:重視盡職調查,根據盡調結果調整交易結構,避免單一融資風險,在交易結構和融資結構中善用有限追索權,拓寬國際資本市場融資渠道,加強投資保險,利用期貨對沖進行套期保值,采取抱團出海、借船出海方式提高抗風險能力,等等。
      另有業內人士建議,在非洲選擇尼日利亞和莫桑比克這兩個國家,協助其建成完整的工業化體系,將其作為中國在非洲的兩個橋頭堡,進而輻射整個非洲,全面提升中國礦產資源的全球經略能力。我國應建立多元、穩定、安全、經濟的境外資源供應體系,探索和實施以資源開發、產能布局、基礎設施建設一條龍的產業鏈模式,按專業特長組建分工負責、優勢互補、團結協作的“聯合艦隊”出海,發揮整體協同優勢,提高抗風險能力。同時,國家層面應該在稅收、保險、信貸等方面加大境外資源開發的政策扶持力度,為企業“走出去”營造良好環境,構建一個供給穩定、儲備充足、調控有力、運轉高效的資源保障體系。

    聯系我們


    電話

    010-66557688


    地址

    北京市朝陽區安定門外小關東里10號院東樓


    郵箱

    qjz@CHINAMINING.ORG.CN


    郵編

    100029


    傳真

    010-66557688

    社交媒體

    中國礦業網

    中國礦業聯合會

    電話: 010-66557667/7663/7666

    傳真: 010-66557666

    郵件: qjz@chinamining.org.cn

    版權所有 中國礦業網(中國礦業聯合會主辦) Since 1999

    有任何建議或意見請發郵件給我們 PUB@CHINAMINING.ORG.CN

    中國礦業聯合會 技術支持:010-66557695 信息服務:010-66557688

    京ICP備13015461號-2 企業郵局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494號

    岳今晚让你弄个够,日本AAA大片免费中国,泰国yaya与nadech
  • <samp id="auywg"><sup id="auywg"></sup></samp>
  • <menu id="auywg"></menu>
    <samp id="auywg"><object id="auywg"></object></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