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i44w8"><strong id="i44w8"></strong></menu>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品牌會議 > 中國國際礦業大會 > >詳情

    礦業大會:開放新格局 合作新模式

    發表時間 :2018-11-12 10:22:07 來源:有色報

      10月18~20日,2018(第二十屆)中國國際礦業大會在天津召開。本屆大會以“開放新格局,合作新模式”為主題,以“一帶一路”礦業國際產能合作為切入點,著力推進全球礦業界的對話、交流與合作。大會共設60場高峰論壇,演講嘉賓就當前全球經濟和礦業發展的現狀、形勢分享了精彩和獨到的見解,對于國際礦業界、特別是中國礦業界深刻把握礦業發展趨勢,堅定未來的發展信心,促進全球經濟和礦業投資合作具有重要意義。
      中國鋁業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張程忠:找準定位走高質量發展道路
      新時期,如何正確界定經濟社會發展中礦業的地位?如何看待礦業的未來、實現礦業的高質量發展?
      張程忠認為,站在新的歷史起點,要對礦業自身的定位進行再認識。
      首先,礦業決不是粗放型產業。長期以來,國內礦業在“大礦大開,小礦小開”“有水快流”的錯誤思想指導下,片面追求發展速度和高額回報,使“粗放發展、破壞生態、污染環境”一度成為某些地區礦業發展的代名詞。“需要強調的是,粗放式發展決不是礦業本身固有的特點,而是錯誤的發展觀、不負責任的發展理念指導下的產物。”張程忠表示,只要秉持科學發展觀,堅定不移地轉變發展方式,礦業發展一定可以在創造財富、造福一方的同時,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實現高質量、可持續發展。
      其次,礦業決不是夕陽產業。我國人口眾多,人均消費量低;大宗礦產品稟賦差,對外依存度高;中國的工業化進程遠沒有結束,中國的經濟發展依然離不開礦產資源的支撐。張程忠認為:“新一輪產業革命,特別是風能、太陽能和儲能電池三大技術的發展,同樣離不開大量的稀有、稀散、稀貴等新興戰略礦產資源的保障。因此,礦業發展的前景依然光明。”
      第三,礦業決不是低端產業。“由于礦產資源的稀缺性、不可再生性,決定了礦產資源具有特殊的戰略地位和較高的經濟價值,以規模大、品質優、可擴產為開發對象的礦業項目,并不能因為其處于產業鏈的前端,就影響其成為價值鏈的高端。”張程忠表示。我國政府已經將資源綠色開釆列入國家重點支持的高新技術領域,礦業企業可以認定為高新技術企業,并在各方面享受政府優惠政策。從某種意義上講,礦業不僅是高技術行業,而且在引領技術創新。
      在張程忠看來,礦業的發展必須要堅持與時俱進,堅定不移走高質量發展的道路。
      首先,要堅定不移走綠色發展之路。張程忠認為,應當提高礦業門檻,尤其要提高技術、環保門檻,防止由于過低的準入門檻,導致投資主體多、惡意競爭、無序競爭,最終導致生態破壞和資源浪費。
      其次,要堅定不移走可持續發展之路。礦業發展必須堅持可持續發展的理念,持續不斷地為社會經濟進步提供資源。礦業的發展要對環境、生態負責,最大限度地減少對地質環境、水環境、生態環境的擾動,真正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處。
      第三,要堅定不移走創新發展之路。礦業企業要加大技術研發和科技創新的力度,通過先進技術改造提升傳統礦業,降低能源、資源消耗、減少污染,加快提高礦產資源綜合利用水平。張程忠表示,要堅持問題導向,學習、引進、研究先進技術,提高礦山數字化、智能化開采水平,為礦業高質量發展提供技術基礎。
      第四,要堅定不移走合作發展之路。礦產資源分布不均勻的特點,決定了礦業的發展離不開跨地區、跨行業、跨專業的合作,礦業融入全球經濟一體化是歷史的必然。張程忠呼吁,礦業同仁要自覺抵制貿易保護主義、資源民族主義,打破投資壁壘,促進全球礦業互利共贏。
      紫金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陳景河:具備全球競爭力才是真正的成功
      陳景河認為,改革開放成就了中國礦業企業,在改革開放前,中國基本金屬消費量占全球5%以下,而如今已經達到了50%左右。“回顧紫金礦業25年發展,紫金礦業過去的成功主要是搭上中國改革開放經濟高速發展順風車。國際化是未來的重大考驗,紫金礦業能否在國際礦業市場上脫穎而出,具備全球競爭力,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成功。”他指出。
      關于當前礦業市場及走勢,陳景河分析:“近兩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環保風暴,使大量中小礦山關閉,市場供給不足,從而推動礦產品價格抬升,大部分礦業企業獲得了喘息的機會。盡管當前中國經濟增長速度在減緩,但是中國經濟的韌性、可持續性以及增長速度仍然可以預期。個人認為目前市場價格正處在一個相對合理的期間,上下在15%左右的波動是一個大概率事件,不具備大幅度上揚的條件,下部則有成本支撐。”
      新的發展時期,對礦業企業提出了新的要求和挑戰。陳景河指出,礦業開發必須實現與環境和諧統一,高度重視安全環保和職業健康,這是礦業企業生存發展的紅線;礦山開發難度顯著提高,投資金額生產成本不斷上升,大規模機械化生產是基本要求,但國內具備條件的礦山并不多;礦業政策發生了較大變化,中國礦業政策有進一步收緊的趨勢;地質勘察和礦業投資風險進一步提高,權益金制度出臺后,企業不僅要承擔風險勘查的投資風險,甚至還要在采礦證獲批之前繳納巨額的權益金。
      面對新一輪發展與挑戰,我國礦業企業應該怎么做?
      陳景河說:“中國礦企大致有兩種選擇,一個是立足于現在,努力改善企業經營狀況;二是采取進取型策略,主動投身國內外礦業市場,爭取企業的可持續發展。”
      陳景河認為,“走出去”是部分中國礦業企業重要決策。中國是全球礦產品消費超級大國,但是在礦產品價格方面并沒有話語權,主要是因為中國公司控制進出口礦產資源容量比較小、礦山產量比較低、開采成本相對比較高,絕大部分礦產品自給力低于30%,高度依賴海外市場;同時,經濟全球化趨勢不可逆轉,我國也在進一步改革開放、全面提升自我發展的內生動力。在新的發展時期,成長為具有全球競爭力大型跨國礦業企業是新時代的要求。
      就中國礦業企業如何更好地“走出去”,陳景河談了幾點看法。他指出,有相當部分中國礦業企業已經基本具備參與國際競爭的實力,缺乏的是海外運作經驗和國際化人才,而經驗與人才只能靠實踐獲得和培養。 第二,礦業是艱苦行業,每個礦山都需要獨立設計,中國人的吃苦耐勞和敬業精神是全球公認的,礦業是最適合中國人的行業。第三,礦產資源是礦業企業生存和發展的必備條件,到礦產資源豐富和開發程度較低的地區去,才可能實現價值投資。第四,礦產品是工業必不可少的原料,中國需要一批優秀大型—超大型跨國礦業公司,為中國的經濟增長提供保障。
      陳景河還就礦業法規、礦業的基礎性地位、礦業企業“走出去”的政策環境、權益金等問題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建議,除了安全和環保等法規進一步加強之外,要進一步減少政府審批,強化市場機制,尤其是要保障地質勘察投入及礦山資產法律潛力;分析認識礦業基礎性地位,礦業可以實現與環境保護相對統一,要更加客觀科學看待礦業開發過程對環境的影響;要形成有利于礦業企業走出去的環境,為礦業企業開辟國際化綠色通道,提供更多的指導和幫助;礦業企業要堅持綠色發展、安全發展主旋律,貫徹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環保理念。
      中國五礦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焦。旱V業發展迎來新的歷史性機遇
      2017年以來,礦業經歷了短暫的復蘇,但是在全球貿易沖突誘導下,全球宏觀政治經濟形勢動蕩仍在延續,美元進入加息周期,新興經濟體風險加劇,一段時期內市場不確定性因素依然比較高。“盡管如此,我們對全球礦業中長期發展前景依然要抱有信心。”焦健指出。
      首先,我國需求持續增長。當前,我國正處于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戰時期,城鎮化進程還將深入開展。同時,我國經濟正在加快轉型升級邁向高質量的發展階段,中國仍將是拉動全球金屬礦產品需求增長的重要引擎。
      第二,全球其他國家和地區還有巨大增長潛力。特別是東南亞、南亞和非洲、拉美等國家和地區,工業化和城鎮化水平有待加速推進,這些地區中長期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將驅動全球新一輪需求增長。
      第三,經濟的發展使礦產品從一般工業品轉化為日常消費品,打開巨大增量空間。以最近幾年大熱的鋰、鈷為例,原來成長空間有限,后來用于電池、走向汽車電子消費領域后,市場需求大幅度增長,價格呈現數倍的增長。在工業化后期,有色金屬人均消費強度顯著提升。
      五年來,“一帶一路”正在從倡議變成現實,為礦業發展帶來了新的歷史性發展機遇。一方面,“一帶一路”倡議將有利促進當地經濟發展,進而提升礦產資源的需求;另一方面,“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金屬礦業領域有獨特發展優勢和巨大發展潛力,必將在全球礦業發展中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作為“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組成部分,礦業開發應當發揮更大的作用。焦健建議,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作為礦業發展重點區域,加強這一區域的礦產資源勘察、前期開發研究等,推動“一帶一路”礦業發展不斷走向成熟;持續加大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礦業投資力度;加強“一帶一路”區域礦業開發合作,加強業內橫向合作以及產業鏈縱向合作,不斷深化互利共盈。
      焦健表示,中國五礦集團長期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從事金屬礦產品貿易,承建了大量礦產資源開發和冶金建設項目,具有為金屬礦業企業提供系統性解決方案和工程建設運營一體化全生命周期服務能力,將繼續堅持規范運營和高質量發展的理念,繼續與“一帶一路”共成長。
      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科技大學教授蔡美峰:礦產資源可持續開發的三要素
      蔡美峰指出,綠色開發、深部開采和智能化采礦是保證金屬礦產資源可持續高效開發的三大要素。綠色開發是保證礦業可發展的命脈,開發深部資源是維持我國礦產資源有效供給、保證我國國民經濟可持續發展的最主要途徑,智能化采礦是實現深部礦產資源開發安全高效最大化的必由之路。
      他認為,實現綠色采礦,首先要將采礦與生態環境作為一個大系統進行研究,實現采礦和環境保護雙贏。其次,通過科學設計并采用先進技術,以最小的環境擾動獲取最大的資源量和經濟效益。
      據統計,在未來的10年之內,我國1/3以上的地下金屬礦山,開采深度將達到或者超過1000米,其中部分礦山開采深度可達到2000~3000米。按照現在的的發展速度,在較短時間內,我國深井礦山數量就會達到世界第一。“深部開采是我國金屬礦開采面臨的最主要問題。我們必須把5000米的開采深度作為研究目標。深部開采面臨的關鍵問題主要來自深部高地應力、深部巖性惡化、深井高溫環境以及深井提升這四個方面。”蔡美峰說。
      “遙控智能化無人采礦,是應對不斷惡化的深部開采和環境條件,最大限度提高勞動生產率和采礦效率、保證開采安全的最根本、最有效、最可靠的方法。”蔡美峰表示。目前,國內外仍然處在無人礦山的初級階段,無人采礦的核心技術仍然是對傳統采礦工藝和管理模式的自動化和智能化控制。信息及通信技術的進步,將推動無人采礦向以先進檢測及監控系統、智能采礦設備、高速數字通信網絡、新型采礦工藝等集成化為主要技術特征的高級無人礦山發展。
      近幾年,國內一批礦山遙控智能化作業水平有了長足的進步。但是,我國目前一批中小型金屬礦山設備還比較落后,先進設備需要高價進口,制約了采礦科技進步,這是造成我國采礦(非煤礦山)與國外存在差距的根本原因。
      蔡美峰建議,國家和科研系統應當加大科技和經費投入,盡早實現大型自動化裝備國產化,為加速我國智能化采礦技術的推廣應用創造可靠條件。“相對于目前西方礦業發達的國家,我國采礦在不遠的將來實現‘彎道超車’,是絕對可能的,我們會比他們更早地進入無人化采礦的高級階段。”蔡美峰預測。
      山東招金集團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總經理劉永勝:三大動力助推黃金礦業跨入新時代
      2007年,中國黃金產量達到276噸,成為世界第一大產金大國,至今已經連續11年保持這一優勢地位。同時,中國還是全球第一大黃金消費國、第一大黃金加工國,已成為世界黃金產業的領軍者。
      劉永勝認為,中國黃金工業十幾年的高速發展,得益于改革釋放的發展紅利,主要受資本和資源兩大動力支撐。國內主要黃金企業相繼踏入資本市場,解決了行業發展“錢從哪里來”的問題,形成了資金優勢,對行業整個布局產生了深遠影響,也奠定了行業競爭發展格局;在密集上市的同時,國內黃金礦業巨頭大量“跑馬圈地”,解決了“錢到哪里去”的問題。據統計,目前,中國四大黃金集團占了全國超過60%的黃金資源,形成了各自全國布局的資源版圖。
      “經過十多年的高速發展,曾經推動中國黃金礦業發展的兩大動力已呈疲態。從2008年到2017年,中國黃金產量的年復合增長率為4.2%,比2003年到2012年的年復合增長率下降3個百分點,并且2017年全國黃金產量下滑6%,今年上半年全國黃金產量與去年同比下滑7.87%,說明這兩大動力在逐年衰減。”劉永勝指出。
      黃金行業面臨著產業轉型升級的巨大壓力,思考中國黃金礦業未來發展的新動力,是整個行業的新課題。“中國黃金礦業未來發展,應借助與綠色發展、國際化與互聯網三大新動力,實現中國黃金礦業的鳳凰涅盤。”劉永勝認為。
      首先,綠色發展是推動黃金行業轉型升級、實現高質量發展的必由之路,要把握生態礦山建設和綠色科技創新兩大關鍵。環保生態、綠色發展是黃金行業未來重組的動力,優質企業將依靠綠色發展能力獲取更多資源和優勢,并在新一輪產業整合中勝出。綠色礦業技術將成為未來企業的核心競爭力。招金礦業相繼在冶煉加工、資源綜合回收領域取得了一些研發成果,正在對深部開采、難選冶資源綠色開發利用、三廢資源化利用、生態復墾等項目進行綠色科技攻關。
      第二,國際化是中國黃金礦業融入世界礦業的必經之路。“國際化方面,中國黃金礦業面臨著兩大機遇,一是國家意志,包括“一帶一路”、人民幣國際化等國家策略的實施,是中國黃金礦業國際化難得的歷史機遇。二是資源錯配,目前國際資本市場黃金類礦業公司股票估值處于相對低谷期,是國內礦業企業進行海外價值投資較佳的窗口期。”劉永勝表示,國際化首先要實現“四化”,即股權的多元化、運營的本土化、發展的生態化和融資的國際化。
      第三,基于互聯網新技術的產業升級是中國黃金礦業發展的又一動力。對此,劉永勝認為要打造五個“互聯網+”。一是互聯網+裝備,建設自動化、數字化、智能化礦山。隨著中國人口紅利的消失,應用物聯網、機器人、傳感技術逐漸成熟,基于互聯網實現的自動化、數字化、智能化、智慧礦山建設等應用技術,將深刻改變中國黃金礦業。二是互聯網+管理,打造內部數字化管控管理新平臺。通過應用大數據、云計算技術,實現管理手段、管理流程的再造,通過讓數據多跑路,提高管理效能。三是互聯網+市場,建設資源優化配置的運營平臺。四是互聯網金融+礦業實體經濟,建設低成本融資平臺,“互聯網金融+礦業實體”的模式將是一種趨勢。五是互聯網+人才,建設開放性、綜合性發展平臺。
      洛陽欒川鉬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朝春:海外投資要有清晰的戰略指導和原則
      李朝春指出,礦業是一個準投資和準金融的行業,具有長期性、周期性的特點,一定要正確分析它的特性。“海外投資不是為了并購而并購,不是為了‘走出去’而‘走出去’。要有一個清晰的戰略指導,才能實現自身的發展。”他強調。在清晰戰略指導下,才能認清形勢。李朝春介紹,洛陽鉬業在海外投資過程中,堅持“5C”原則,即“品種、成本、現金流、耐心、合作”。
      “礦業投資邏輯也比較簡單,但實際上價格很難控制,對于礦業公司來講就要做到成本最優、最具競爭力。所以,在挑選投資標的、進行新的投資項目時,成本的把控非常關鍵。”李朝春說。
      合作也是海外投資中非常重要的一環,李朝春指出:“這一次的交易對手也許就是未來的合作伙伴,要給予對方一份信任和友誼;保持穩健的資產負債表,才有越來越多的金融機構愿意跟你合作。此外,要與當地政府和社區找到和諧共同發展之路,對于業務拓展、未來投資也是非常重要的。”
      中國冶金地質總局原總工程師劉益康:礦產勘查應當“走出去”
      近兩年來,境外礦產勘查市場復蘇態勢明顯,全球鉆探工作量結束四年來的持續下滑,開始呈回暖態勢,并將保持向上揚起趨勢。與此同時,國內礦產勘查這兩年持續下滑,出現了“六連跌”。國內外礦產勘查市場出現了“一上一下”的形勢。
      劉益康認為,出現反差形勢的原因在于:國內財政資金項目成果處置率低,資金池已經接近干涸;改革方向已定,不再投向礦產勘查;在上一個礦業發展的高潮期,礦產勘查投資者損失巨大,加上近年來國內礦產勘查投資環境進一步收緊,投資者失去了再投資的意愿,大幅削減礦產投資。他表示,2019年,國內礦產勘查還將繼續面臨“一上一下”的形勢。在此大趨勢下,礦產勘查“走出去”是一條重要的出路。
      劉益康表示,當前國內礦產勘查形勢正在倒逼國內礦產勘查再度走出國門尋找出路。他以非洲為例,指出礦產勘查“走出去”應選擇當地相關礦業政策基本穩定、采礦秩序得到明顯改善、礦產勘查投資條件正逐漸成熟的國家。他認為,礦產資源合作已經明確為“一帶一路”的先行產業,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共贏理念也勾畫出了在非洲投資礦產勘查的前景,應當借助當前這一有利形勢,將非洲作為境外礦產勘查投資的重要目標。

    聯系我們


    電話

    010-66557688


    地址

    北京市朝陽區安定門外小關東里10號院東樓


    郵箱

    PUB@CHINAMINING.ORG.CN


    郵編

    100029


    傳真

    010-66557688

    社交媒體

    中國礦業網

    中國礦業聯合會

    版權所有 中國礦業網(中國礦業聯合會主辦) Since 1999

    有任何建議或意見請發郵件給我們 PUB@CHINAMINING.ORG.CN

    中國礦業聯合會 技術支持:010-66557695 信息服務:010-66557688

    京ICP備13015461號-2 企業郵局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494號

    无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最新
  • <menu id="i44w8"><strong id="i44w8"></strong></menu>